文艺作品到底想带给人们什么

昨天看了《北西2-不二情书》,虽然剧情和人设大量不靠谱,可我还是挺感动的——我想我还真是个浪漫主义者。有意思的是我马上联想到最近读的单向街书店的一篇文章:

在最近的美国老牌知识精英杂志《大西洋月刊》上,作为早期文艺青年的奥巴马与一个我没听说过的美国作家进行了一次访谈。在访谈中,奥巴马说:“你会担心人们不再阅读小说了吗?你认为这对文化有影响吗?我认为,我在小说里学到了最重要的东西。小说关乎同理心。它关乎接纳一个概念:世界是复杂的,遍布阴云,但还是有真理等待去发现,因此你必须去奋斗。它告诉我们:与另一个人相连是有可能的,即使你们那么不同。”
《大西洋月刊》的记者说:奥巴马的忧伤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忧伤,是对旧时代的恋恋不舍。在我们的时代里,小说已经渐渐式微。而它所拥抱的同理心,真理和怜悯已经远去了。

这篇文章,加上这部电影,都让我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文艺作品到底想带给人们什么?

先说电影,在整部电影里,我最感动的是关于查令十字84号的主人帮世界各地的书迷乱点鸳鸯谱配对转寄书信的这个设定。这个设定看起来是如此“合理”以至于我当场就问我特别有common sense的闺蜜:你说这是真的吗?当然她很有common sense地用非常肯定的态度告诉我:不是真的。不死心的我回来以后又上豆瓣上查了《查令十字84号》的书评,貌似没有人提到有这样的事情——那就是没有吧。不管这个编剧有多么不靠谱,单是这个彩虹般横空出世的设定就让其它的不靠谱在我眼中变成可忽略——如此骨灰级的浪漫主义情节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回到我的问题,我想《不二情书》想要做的可能很简单,只是要带给观众一个浪漫的故事,这个本身,真的没有错,甚至值得尊敬。
因为我是《琅琊榜》和《伪装者》的粉,最近一直有人给我推荐《欢乐颂》,可是我真的没有兴趣,我的理由很简单:我为什么要去看一个现实题材的剧?以及,我为什么要去看一部女人的戏?难道,我生活中的现实还不够多,女人还不够多?(当然,我真的很爱我生活中的女人们。。。)还有,如果我真的喜欢现实主义,我为什么不去看哈代?虽然我也很喜欢哈代,以及他那些命运如同现实般不幸的女主们,但是我现在还是更喜欢看《权利的游戏》里面那些逆天的女王。

的确,小说在我们的时代已经式微——长篇小说,作为关于悲悯和人生真理传递的一种形式,已经成为一种小众的艺术形式。而浪漫主义作为一种文学传统貌似已经同拜伦一起消失在19世纪的背影里,只留下写在水波上的名字。20世纪迎接我们的是毫不留情的现实主义(其实,从《包法利夫人》开始,浪漫主义就已经被杀死了)。21世纪,情况也没有任何好转……

但是,我们有了韩剧!于是浪漫主义满血复活,因为这个现实的世界需要浪漫主义——主义,不仅是浪漫,而是浪漫主义!于是屏幕里的人生可以和所有玛丽苏们的欲望无缝对接。好吧,我必须承认,我基本没看过韩剧,但是我希望我的理解没问题。(也许正因为我没看过韩剧,所以我对《北西2》还算满意?)

其实,如果我们好好回忆一下我们小时候读过的所谓“世界名著”,再给他们贴上一个大致的标签,你会发现可能是这样的:
《巴黎圣母院》:浪漫主义
《红与黑》:浪漫主义
《安娜-卡列尼娜》:浪漫主义人物 现实主义命运
《基督山伯爵》(哈哈):浪漫主义
《悲惨世界》:这个我觉得还是浪漫主义,虽然它看起来像现实主义
《卡门》:绝对浪漫主义
《哈姆雷特》:浪漫主义
《罗密欧与朱丽叶》:.......
…….
大家可以整理一下自己的清单。
总的来说,浪漫主义在历史上还是很吃香的,所以,以人性不变的道理来说,我们今天也不会不需要,那么如果它不以文学的形式呈现,就必须以娱乐的形式呈现。

今天扯得太远了。其实,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我觉得《北西2》还不错的原因,就是它有一颗浪漫的芯。

本文由www.835.net发布于www.83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文艺作品到底想带给人们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