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任性

图片 1

侯孝贤仗着自己的江湖地位,的确“任性”了一把。

冯小刚曾说过类似这样的话,他说,若是以前为了名利拍了一些自己不那么中意的东西,当人生老之将至时还不能做一回自己的话,实属悲哀。

冯小刚如是,更何况是饮誉国际的大师级导演侯孝贤呢?

图片 2

事实证明,侯导的此篇大作《刺客聂隐娘》不枉他近十年的心血,得到了业界认可,于2015年斩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图片 3

图片 4

可以理解侯导的用意,也能感受到那份由“空白”制造出来的意境,简约的对话、简练的叙事、意境辽阔的画面让人感受到诗一般的体验。影片也只有通过弱叙事、重意境的创作倾向才能到达如今呈现出的诗意效果,朦胧、含蓄、欲说还休。

沉下心去欣赏,影片并不难理解,只不过当今的影院观影已经被赋予一种消费和娱乐的仪式化功能,所以当《刺客聂隐娘》横空出世的时候,显得那么违和、尴尬、唐突与不合时宜。

图片 5

聂隐娘从小被道姑掳走,授予刀剑功夫。长大成人以后在道姑师父的指使之下刺杀恶人、孽子、暴君……开篇的三段有关行刺的故事向我们展示了这个过程,聂隐娘“剑术已成,然道心未坚,不能斩断人伦之情”,于是师父委她以任,放她回家,刺杀她青梅竹马的藩主表兄田季安。唐帝国衰微,藩镇势力做大,其中以田季安掌管的魏博最强。杀掉田季安,为朝廷除害,保卫国家安宁,是一件十分“政治正确”的事情。聂隐娘叩拜师父,遵命。

图片 6

图片 7

然隐娘回到家中的一系列眼见、耳闻都叫她对刺杀田季安深深迟疑。她时时丈量着亲情、爱情、政治与人性之间的距离,重重纷争却令她愈发看清了这个世界。她看到的是每个人的孤独、挣扎与不得已,她突然发现,作为一个刺客,她似乎再也无法轻易了断任何一个人的性命了。

师父说她“剑术已成,道心未坚”,所谓的“道心”隐娘最后坚定了下来,不同的是,此“道心”非彼“道心”。最终,她远离了尘世,踏上了一段远去的路途。

图片 8

影片仍以侯导的长镜头美学为特色,长镜头、稳定的构图、缓慢的节奏使观者更能将注意力集中于人物的处境、人物的内心、人物间的关系、人物与环境的关系,更是营造诗化意境的手段。一个特定镜头一般有两种作用,其一,传递信息;其二,营造氛围,创造心理感受。所以,当一个镜头长到超过其传递信息所需的最大时间之后,它的作用更多地便侧重在让观众“感知”上面。

影片在镜头运用上除了几个道具近景之外十分吝啬近景、特写的使用,而以大量的中景、全景、远景展示人物与环境,营造出了别具特色的效果。始终远观人物(中、全景)使得观者对人物保有旁观的视角,越是不给观众近距离感受角色的机会,观众越会揣测角色的内心,表面的波澜不惊更让人感受到角色内心的矛盾与纠葛。而影片大景别中人物的镜头塑造给人一种孤独、凄清的出离感也是导演要着力表达的感受。聂隐娘走进这一切的纷争中发现,每个人都深陷漩涡,田季安、田元氏、胡姬、公主都有不同的处境、不同的无奈,由此,每个人都是那么无辜。大景别的运用,使得“冷眼旁观”与对孤独、无奈的情感表达成为可能。而远景环境与渺小人物的结合在营造出视觉美感的同时也传递出意蕴丰富的内涵。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影片的美术与摄影是最为人称道的,侯导及其团队在这方面花费的心血也是有目共睹。

但这一切的精致与华美都不能成为《刺客聂隐娘》被冠以“佳片”的理由。

读过《刺客聂隐娘》的剧本大纲,人物关系复杂但脉络清晰。最终的电影呈现砍掉了很多理解剧情重要的关隘,但是故事本身并没有太多的简化,由此,即便是观众死死盯住并不错过任何细节也难保能将故事连贯起来,更何况很多台词和细节都是稍纵即逝。要命的就在于,影片整体节奏缓慢且画面精致而细腻,于是,徜徉于这种平和悠长之中的观众自然放松下来,而信息的缺失又使观众把握不住剧情而焦急恼火,于是心情变得非常复杂,无法安心观影,也是情理之中了。

图片 13

图片 14

但不论如何不可否认,侯孝贤不愧为电影大师,如诗如画的视听想象之中,以古典中国的精致韵味创造出散点透视般的电影美学风格,它弱化导演主观的叙事指引,而是让观众徜徉于如梦一般的世界中,采摘属于每个人不同的想象。

《刺客聂隐娘》展示了一个女刺客幽谧的内心挣扎,也是一次不动声色的人性拷问。面对一颗“道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聂隐娘做出了自己的抉择,你的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孟伯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835.net发布于www.83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冷任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