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你落枕的青春

《失恋33天》在今天票房破亿了,从长远角度而言,这是一个值得中国电影庆贺的事情。在《铁甲钢拳》与《猩球崛起》的好莱坞大片中强势突围,国产电影一吐半年以来信誉过低、质量较差的阴霾,扬眉吐气了一把。也许这就是事实,市场主导一切,当一个接地气的好故事袭来,观众依旧会埋单。

当此片发轫于网络,蹿红于大银幕时,评价上出现了两极分化。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已经不再单单是一部影片,而是上升到某种“文化现象”,值得人们深究,尤其是影评人、制片人们会引起深思,为何单单《失恋33天》会走红?

其实不难发现,自2010年起便浮云般掠过chick flick的中小成本国产片,我们大可称之为“小妞电影”,这一系列”小妞电影“以2009年章子怡的《非常完美》在票房上造成的佳绩为始,把投资热点由古装下三滥动作喜剧迅速转移到了都市爱情小品。之后便以”打飞机赶马车“的速度盲目投机地在大银幕复制粘贴。《爱出色》《摇摆的婚约》《我的美女老板》《爱情维修站》《四个丘比特》《爱情36计》《娜娜的玫瑰战争》《跟我的前妻谈恋爱》……观众究竟记住了几个?除了票房的惨败,媒体上几乎一片骂声。罗杰·科尔曼说过”电影只有一种拍法,就是飞快地拍。”于是乎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不自律不道德的从业人员便打着诚意之名一次次透支观众的信誉度,国产小妞电影的跟风,无不由此。可惜的是我们的电影院不是淘宝,豆瓣时光IMDB也不是阿里旺旺,”亲,给你个差评“丝毫不会影响其行为运作,盘满钵满最王道,谁又去管观众苦乐?国产常规商业电影的运作水准已经如此,过分的痛心疾首只能表现对现状的无知。如遭遇类似境遇,建议亲不妨采取只赞不骂的策略,因为欺负弱者是不人道的,而且不需要智商。

chick flick(小妞电影)的电影类型在美国已有至少50年的发展历史。它的前身是Melodrama(家庭伦理剧/情节剧),它的血亲是Romance(爱情片)。它的目标观众自始至终是女性,以讲述女性情感为主干线。1961年,《蒂凡尼的早餐》的出现标志着真正意义上chick flick的诞生,自此chick flick便由以苦情沉重的社会关涉为背景的Melodrama逐步转移到了贴合时尚主题、年轻化,宣扬独立自主的人生。它渐渐在市场的运作下愈来愈贴合都市青少年学生群体与都市白领女性,而不再是中年家庭主妇。chick flick注重以两性关系为叙事线索的情感戏铺陈,女性较Romance而言,更具有独立性、能有主动性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例如,《杜拉拉升职记》中的杜拉拉、电视剧《奋斗》中的米莱、《我的青春谁做主》中的钱小样,王珞丹式的小妞电影形象不期然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银幕中,从语言到行为举止,充满着80后的特色,敢说敢做率性而为,以刻薄著称兼以京派文化擅长的油嘴滑舌的"自我调侃”,在都市语境下,年轻女性乐于在影视作品中进行自我指涉性的参照,这就不难解释,白百何饰演的“黄小仙”、这个从样貌、说话口气、行为举止都贴合的“王珞丹2.0”式的小妞形象为何深受年轻女性观众欢迎的原因了。

国产chick flick的关键词大致定位:”时尚“”都市“”年轻“”女性形象“,”低龄化“与”稚嫩化“是当代chick flick的闪亮标签。除此之外,”女性化“”段子化“也是《失》的探索与发展。

关键词:创作团队的”低龄化“。

较今年之前的几部小妞电影,皆有中年大咖担当主演,从创作主体而言便与年轻观众拉开了距离。《与时尚同居》中干物女的饰演者徐若瑄,出生于1975年。《幸福额度》分饰两角的林志玲,出生于1974年。《失恋33天》的女主角白百何,出生于1984年。可见年轻不是靠“胸脯四两”拼搏、娃娃音的拼贴而建构的不老童话,“情义千斤”的都市爱情理应交给真正的年轻人打理。同理,不妨来看一下《失恋33天》的创作团队,编剧鲍鲸鲸是北京电影学院04级文学系毕业,导演滕华涛是北京电影学院95级文学系毕业,文章与白百何同为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02级的同班同学。这个主创团队的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其创作所瞄准的群体,恰恰是与其年龄层相仿的15岁——35岁这一中国当下最主要的观影消费阶级。按理说,这是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创作者与消费者同龄,意味着多多一份了解与认同,多一份平等的人文关怀。80后书写80后,60、70后书写80后,两者本身就是性质上的截然不同。他们懂得”水煮肉片里的辣椒可以当3天饭吃”的京漂之苦,懂得东方新天地喷泉所营造的浪漫,他们更懂“蓝翔技校”等笑点可以让影院快感连连、叫好一片。“宅女”“伪GAY”“”闺蜜“”小三“”怪蜀黍“,这些诸多随时代而兴起亚文化词汇借由电影媒介放大,年轻观众与电影作比对,更容易获取个体性情感的抚慰。就好比大老王以过来人的口吻在饭桌上坦言看不懂这一代年轻人的种种,而黄小仙则以葡萄酒喝出一股”人民币味“予以回击。与其说让年纪大的创作者赋予更多自传式的犬儒主义说教,倒不如让年轻的创作者身着”外贸尾单“,活灵灵地站在镜子前”自我书写“,这样反倒不失一种不装逼的真诚与可爱。

关键词:电影技术的”稚嫩化“

在少数人诟病《失恋33天》的原因里,有太多人提到了最直接的一点:它不像电影。电影所呈现的稚嫩种种让它更像是一部专为女性打造的110分钟的贺岁情景喜剧。以直播贴而走红成名的鲍鲸鲸,在编剧上依旧采用大量的富有稚嫩气息的女性独白,被网友讥讽为”超长配乐诗朗诵“,诚然此举是削弱电影镜头感,但依照多数观众的观影经验而言,它在某种程度上是与观众尤其是年轻女性观众进行着某种亲昵行为。另外,导演滕华涛虽贵为国内第六代新宠,但其前作多为电视剧,在镜头调度上仍有戏仿前作之嫌,画面有”扁平感“,而毫无电影的”纵深感“。影片在后半段更是让人有一种回归《裸婚时代》的缓慢步调,节奏感把握较弱,剪辑也略欠火候。此外,技术控则对此片摄影有偏颇,本片画面时有呈现不清晰的灰暗。有人认为是本片摄影的失责,锐度不够;另一些则认为是电影院不开氙灯所致,是影院的失责。

关键词:叙事视角的”女性化“

本片通篇都由女性独白贯穿,借由失恋33天时间跨度完成叙事。叙事视角由女主角黄小仙出发,由世间男女失恋时千姿百态的描摹开始,到男友被闺蜜撬走的失落,以与王小贱相知相恋结束,中途还穿插”拜金女李可结婚“、大提琴老师与爱人(后期被剪辑掉)、“玉兰与书坤”——老一辈爱情三个小人物的段落。独白多为女性直接的自我抒情,几个小人物的出场也都是以女性作为主导,男性反而被弱化甚至隐去。黄小仙的男友被闺蜜拐走进而出轨,李可的未婚夫宁愿用钱而为李可买走一个“长久"的物质婚姻,置办婚礼事事听从李可。书坤年轻时曾一度出轨,幸而玉兰暗中拆散。作为片中的男主角,文章饰演的”王小贱“被黄小仙视为娘炮,伪GAY,性取向不明。男女主角的倒置与错位而衍生出的喜剧,令人捧腹。有男性网友说”看本片难熬,感觉过了33小时。“可不是吗?!专为女性设计的良方,本片由生理到心理的构架,压根就不属于男性荷尔蒙,带女朋友进电影院自己却呼呼大睡也就情有可原吧。

关键词:电影风格”段子化“

在后冯小刚时代,中国观众依然对”语言的快感“有着难以比拟的依赖与认同,从影院中传来的”3分钟一小笑,15分钟一大笑“便可以为之作解。自王朔以来所开创的京派幽默格局绵延至今,”自我调侃“与”自我娱乐“依旧是亲昵观众的不二法宝。人们厌倦了宏大厚重的历史书写,拒绝无内涵的官能满足,他们更愿意力争从现实生活的虚伪性与欺骗性中解脱出来,复归”自我或“小我”,更愿意用幽默来消解现实的苦痛,从而贴近个人化的情绪和电影的私性表达。套用电影学院杜庆春教授的话说“现实感是什么?是中国当下是市民性的欲望。”冯小刚由此起点走出,到《非诚勿扰2》时,人物已经超越了数十年所形成的市民社会身份与平民消费趣味,其本人也陷入中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混茫。黄小仙与王小贱的复归,则是否意味着后冯小刚时代的延续与继承,能指的无尽运作与狂欢,能否成为平民桌上的永恒盛宴?

就电影工业而言,从来不缺乏好电影生存的土壤,一种类型的成熟恰恰需要无数部烂片的大浪淘沙的累积而艰难崛起。冯小刚曾说过“我就像一棵小树,选择栽在大山之间。总有一天,小树也会成为大树。那时,我也会有自己的影子。”小妞电影同样也面临着如此困境,落枕的青春需自救,方能焕发出活力。幸好,《失恋33天》率先突围,做出表率。

本文由www.835.net发布于www.83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来拯救你落枕的青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