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诚实

www.835.net,       先说片审的问题,《一九四二》能够过萱萱的关,是否意味审查的尺度正在放宽?我的看法没有那么乐观。正如有位网友说的那样:在1949年以前,灾难意味是人祸,在那以后,灾难意味着是天灾。谁应该为灾难承担历史责任才是最重要的,主体变了,过审查当然不是什么问题。况且,刘震云的那本《温故一九四二》的调查体小说早已出版,并没有在禁书之列。刘似乎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奖赏。所以,无论是以何种载体出现,都是没有问题的。
    影射问题。剪片官员无疑是我国最具想象力的一群人。以《泰坦尼克号》3D版为例,他们把裸镜剪掉,理由竟然是怕观众看到兴起时会伸手去触摸。中国人总是很含蓄,声东击西,语带双关,指桑骂槐……历史的循环使得他们有所想,有所忌惮。他们肯定会去评估影射的风险,评估了观众在多大的程度上会想起那个火红的年代的事情。但历史毕竟是历史,而且是1949年以前国民政府的伤疤历史。如果导演做到诚实面对,用镜头和语言去展现在那个时代大背景的苦难,人的生命如蜉蝣那般轻贱;那么就压倒了影射。对于1949年以后的苦难事情的一笔带过甚至笔不着墨使得大部分观众仅仅是将这部影片当做一部苦难片来看,历史教育的缺失让我们失去了反思与反省的能力。来法律术语来讲,我们本身就是“限制行为能力人”或者“无行为能力人”。
    国民性的问题。电影中有人饥饿到极端程度时,易妻、易子而食。然后有人在网上说,这是国民的劣根性。要说,殊不能认同。人与动物很大的不同就是他很难去杀一个人。在法律出现以前应该都是这样,有了一定的文明之后,人是生活在规范和框架之内,社会的力量不允许你去随随便便杀一个人。但是,在极端的条件下,人求生的欲望又很强,人是自私的。自私不是劣根性,是本性。在极端条件下把人逼回到了动物性,逼回到只有求生的本能之中。如果你有看过杨显惠先生的纪实体散文《夹边沟记事》,那些被赶到边远贫瘠地方的“右派”,绝大部分都是知识分子,人是一批接着一批的饿死,有家属闻讯听到自己的亲人死去了,赶去把尸体领回去安葬或者就地找好点地方埋葬。央求同农场的人帮助寻找被丢弃在乱坟场里亲人的尸体。但这些活着的、奄奄一息的“右派”分子总是不愿意领他们去。一是尸体随意抛弃,说不定早起腐烂了;二是就算找到了,说不定腚上和大腿上肉早已被人挖掉吃了,更是惨不忍睹。文明一旦失控,用国民劣根性去衡量他们,你有没有发现你站得太高了。
    冯小刚在微博上说:“11月就是一个如常的档期,为什么要把它称为贺岁档呢?《一九四二》选择在11月上映,就是不想贴上贺岁的标签误导观众。诚实很重要,您要想看贺岁片我劝您千万别买《一九四二》看,省得您看完后悔,骂我不厚道。《一九四二》没有乐子、没有热闹、没有红火,有的只是历史的真相。想买笑的,咱们明年见。我为此赌上之前十二部影片积累的人气,我相信我对观众的判断。我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即使输得精光也无憾。拍《一九四二》就得把脑袋上的天线全拔了,聋子不怕雷。”冯小刚这个态度我是欣赏的,作品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观众的了。李安说,观众的期许是他最大压力来源。他谑戏道,作为台湾最受相信的第三名,很害怕不能带给观众有启发性的故事,害怕观众的期许落空。冯小刚在《唐山大地震》上映后说过:看这部电影不流泪的不是中国人。一个导演,用民族情感绑架观众是不是有点过了。结果,在那部电影中,用力过猛,并不受好评。说实话,本人看此片时点滴泪未掉,是不是太畜生了?当然,对于那些受过苦难的同胞,我们要报以虔诚的敬意,那么多的生命倏忽消陨,那么多的家庭支离破碎。但艺术并不是催泪弹,情是自然流露才为真。电影的价值可以分为两方面,娱乐价值和认知价值。冯小刚说了,本片的价值不并在娱乐价值,诚然也是,娱乐苦难段位是不是低了点。

本文由www.835.net发布于www.83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是诚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