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黄金奶

2006-12-19
在说说那些主流电影

我一直认为我2006年过得很绝望,有种站在悬崖上的感觉,而从年初的《无极》到《夜宴》在到今天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国的三位大师,现在仿成三个侩子手,硬把我往无底的悬崖里推, 其实对于武侠商业大片的失望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还说仿佛是自己作贱自己。或者大师们会说,你们他妈的鸡蛋里挑骨头,你们可知道那是花上几个几个亿堆出来的,电影不就是博大家一笑或者动情落一下泪吗,看看人家好莱呜不也这样吗。其实如果苛刻点说,鸡蛋俺们都没看到,何来骨头。

而我们还能说什么,花上本来可以让贫困地区孩子上学一个月的生活费,进回电影院,都在想,这次是陈大师拍的,可能不那么差了,在进一次吧,结果简直想把电影院的凳子搬张回家,以作赔偿精神损失。
然后是冯大师, 想想陈大师们的失节已经早有先兆,而冯大师一直稳扎稳打,年年贺岁,也没让大伙倒了年夜饭的胃口,还能从电影里捞到几句明年将要流行的话,怎么说都值。就在去一次吧,哪知,吃了冯大师的晚饭,第二天,第三天都没胃口了,失望啊。

最后,张大师在次出场了, 我在考虑,要不要去,最后还是决定去吧,我对人性从来比较容忍,我也相信什么叫痛定思痛,谁叫咱们喜欢一点所谓文化方面的东西,俺就在赌一把,我就不相信中国的电影会象中国的足球,一次次让人跌完眼镜跌脑袋。毕竟电影是文化人搞的东西,大家都知道痛定思痛,都知道反省,不会象那帮踢足球的愣头青吧。更不可能为了钱把电影全部都糟蹋成比超女选秀还呕心吧,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我简直是跌完脑袋连烟,手机都跌了。

好了,说说电影本身吧,也许我们不应该对电影抱太多的希望,毕竟电影从生出来的那天娱乐成分就大于艺术成分, 但是在这一个文学,哲学都缺席的年代,人们都希望从电影里看到些值得反思的东西。既然世界如此浮躁,那就让我们在电影的浮躁中一边找些值得思考的东西吧,然而,陈大师让我们飞越时空,后现代的后现代他爹的后现代的一回,云里雾里。有人说白了,其实因为一个馒头而已,汗啊,我的大师啊。

冯大师是讲故事的高手,谁能想到中国的故事天才,骄傲。简直原封未动了抄了莎翁的东西。他一定在想,管你们。老外喜欢就行,或者在想,中国草民多,没多少人读过〈〈哈姆雷特〉〉的,嘻嘻。什么中国的外国的,拿来先拉,有文化的应该知道鲁迅说过这话吧。不怕。

张大师反省后。一定在想,我到底要不要在拍古装片。要掏外国人的腰包,要搞奥斯卡,可一定得拍古装片啊,那些黄土地, 那些中国红,那些该拿的电影节的奖项,俺都搞得差不多了,大家都知道江郎才会尽的,
拍文艺片拍出个〈〈千里走单骑〉〉就已经够丢人了。咱在也丢不起那个人了。咱就再拍中国黄,咱就再拍皇帝,皇后,咱就再拍乱伦,咱就在拍权利。场面要浩大啊,人越多越好,人们看人多了看烦了会审美疲劳,咱就多弄些波出来, 而且要白,要大,要死地束紧,让男人勃起,女人嫉妒。

其实说白了,中国人对权利,对铺张是梦寐以求的。没有人会用一个简单得让人心碎的故事来拍部电影,写个小说,仿佛不说皇帝就解释不了权利,吸引不了人的眼球, 就不够大气,大片,片你个肺,人家〈〈海上钢琴师〉〉不一样用个一辈子都没下过海的人的故事拍出来大片,感动了全世界。 人家马尔克思的〈〈百年孤独〉〉不是用一个小乡村的故事写出了人类烦琐的一切。其实他们天天在拍权利欲望对人的摧残与毁灭,仿佛让人们明白什么,其实在权利,欲望,女色中最先倒下的就是在给我们讲故事的大师们。
不是崇洋媚外,是对本身文化发展的一种绝望,谁叫你们是大师,谁叫你们天天拍皇帝,谁叫你们是主流,拜托了,来点新鲜的行吗。

我还想在说点,黄金甲除了那些白白的大波,我真的没有记住什么,那些黄,远远没有当初〈〈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红打动我, 我只是把这样的黄色等同于看A带的黄色。

其实从把周杰愣请来拍这个戏就注定这是个不值得期待的戏,但是结果确证明,周的表现比张大师的还好一些,从〈〈蓝宇〉〉一直对刘烨有好感,这次也没让我失望,其他两位大牌表现中规中矩。不在累述。
音乐表现糟糕。一味的为了大气就用人呻吟,呻吟在呻吟。
摄影表现可以,作为摄影出生的张大师如果再栽在摄影身上,那就太对不起那几亿人民币了,乖乖。

www.835.net,你看了吗,如果你没看,就不要去电影院了,不死心就搞个DVD吧。最多,

本想在说黄金甲这电影电影本身一些,但是真的没有胃口了。

还好,〈〈三峡好人〉〉要来了,贾樟柯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这次也决定不会,菩萨保佑。

 

本文由www.835.net发布于www.835.net,转载请注明出处:也说黄金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